《公主在上, 这个佞臣画风不一样》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林奕,北洛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公主在上, 这个佞臣画风不一样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落梅笺

简介:【1V1双洁甜宠+高冷公主杀伐果决+妖孽丞相腹黑可推到】最近,慕思年发觉丞相看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儿。某天,皇帝贼兮兮地发话:朕瞧着莫相人不错,挺适合给朕当女婿的,朕已特允他随意进出漱月宫,你俩先培养培养感情!更是挑明了说,莫相打不得、骂不得。慕思年一度怀疑,她和莫寻谁才是皇帝亲生的。从此,某人便死皮赖脸地各种理由找上门来,慕思年十分不想搭理他。奈何莫相很粘人,公主很无奈!

角色:林奕,北洛

公主在上, 这个佞臣画风不一样

《公主在上, 这个佞臣画风不一样》第1章 追查刺客免费阅读

“一群废物!连这点事儿都办不好!要你们何用?!”慕思年垂眸望着台阶下跪了一片的大臣们,皆噤若寒蝉,就…更来气了!

自皇帝和太子遇刺重伤至今,已经足足有五天了,但大理寺,至今追查刺客未果。

这就不得不让慕思年怀疑,这群大臣的办事能力了。

办案时是骑的乌龟吗?

还是脑袋是用来凑身高的?!

“林大人,你来说说,如今是怎么个情况。”慕思年沉默了一瞬后,冷淡地开口。

突然被点名的大理寺卿林奕,闻言又是一个激灵,手心不断地冒着汗,颤颤巍巍地抬眼望了望慕思年。

见林奕许久不作声,慕思年一步一步地走下台阶,“林大人,本宫的话,是没听见吗?”

“回公主殿下,臣…臣…”林奕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慕思年走到林奕面前,漫不经心地睨着他,“嗯。”声音陡然一扬。

“臣…臣以为,派刺客刺杀皇上和太子的,定是附近的强盗。”林奕想着,反正目前也是不知道刺客是谁人,正好拿那些强盗当一回充数的,先平息公主的怒火再说。

至于真正刺客嘛,也得等查到再说。

慕玹轻呲一声,“林大人,你继续说,比如,说说为何?”

林奕抬手擦了擦额角的冷汗,继续道;“禀公主殿下,当时皇上和太子是微服私访民间的,许是强盗看两人衣着、气度不凡,误认为了普通的大户人家,于是见财眼开,便出手伤了皇上和太子。

话音刚落,站在一旁的右相莫寻,便毫不给面子地冷哼一声。

林奕给出的这个理由,实在是过于荒唐了。

“哼!林大人,你认为这个理由,可能服众?还是觉得事实果真如此?”慕玹饶有兴致地看着他。

“又或者,你把本宫当作了白痴?!”

林奕这说谎捏造的本事不到家,一下子就能叫人听出了真伪。

不认真彻查此事也就罢了,还敢如此编慌,真是枉为大理寺卿。

真该废了他!

“臣以为…”

林奕欲辩驳,可慕思年却懒得听,直接打断他。

“按林大人的意思,是想说,朝廷治理不力,任由强盗肆意妄为?”

此时的林奕,脸色又煞白了几分,豆大的冷汗直冒,就连额间的川字纹都皱得能夹死几只苍蝇了。

却也心下了然,慕思年很明显是在看他能编出个什么花样来!

“林大人,你真当本宫是三岁小孩吗?一国皇帝和太子同时遇刺重伤,至今未愈,还能说出是强盗为财这样的话来,明眼人都能看出事情不简单,还真是瞎了你的狗眼!”

慕思年看着大理寺卿的这副不尽职责,只为尽快了事,为自己尽早脱离麻烦,而想草草了结的模样,觉着甚是恶心。

“来人,把林大人带下去,杖责一百!”慕思年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台阶,懒得再跟这样的大臣浪费时间。“鉴于大理寺卿林大人办事不力,本宫先停了他的官职,什么时候想清楚自己错在哪儿了,再给他恢复!”

“殿下,臣是皇上钦点的大理寺卿,您不能这样待臣,您不能啊!”被侍卫拖着走的林奕,不甘心地大喊着。

“哼!还知道你是父皇钦点的?!”慕思年听着林奕的话,觉得甚是好笑。

“既然父皇说了,召本宫回来,是让本宫全权暂代朝政的,那么,本宫说的话就是圣谕,本宫做的决定就是圣旨。”

她也只不过是给渎职的大臣一个教训,杀鸡敬候罢了。

而林奕也刚好是那只不知好歹、撞刀口上的小鸡而已。

不!应该是弱鸡!

“各位大臣对此,可有异议?”慕思年冷眼瞥了一下众大臣,听着是在询问他们的意见,可说话之间的语气容不得他们有所异议。

仿佛有谁不服气,就要落得跟大理寺卿一个下场,或者更惨似的。

慕思年在姽幽城的这些年,可不是白待的,该有的手段,该有的气场,该有的眼力,一样不少。

众大臣皆认为,面对像慕思年这样的“暴君”,应当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先保命要紧。

于是,附和道:“臣等并无异议,殿下圣明!”

对于这种蛀虫般的官员,慕思年自然是绝不手软,逮着一个收拾一个。

这北洛的朝堂,想来也是时候该整治整治了。

“对于此次的刺杀案,众位大臣可有建议?”

慕思年一下一下地用手指敲着一旁的桌子,大臣们的心也跟着一下一下地被提起。

“不过,请各位大臣在说话前,还是先想清楚了再说,免得有所失言,影响不好。”慕思年笑着补充道。

明明是再正常不过的一个笑容,大臣们却觉得,慕思年笑得十分阴险,让人看了脊背发凉。

见堂上鸦雀无声,慕思年转头看向莫寻,继而开口道:“莫相大人,你觉得呢?”

“回公主殿下,此案一直由大理寺全权负责追查,臣不了解其中原委,所以…臣,不知。”不愧是能够直接跟国师党拍案叫板的莫相,也不愧为皇帝多年的宠臣,还真敢讲!

此话一出,直叫相党一派的人战战兢兢地愣捏了冷汗一把。

还真是,够勇啊!

“呲,莫相大人还真是诚实。”慕思年揶揄道。“当真不知?”

“臣,不知。”莫寻毕恭毕敬地拘礼,不曾多说一句话。

慕思年挑了挑一边的眉,“也罢。”

说着,她拍了拍手,大殿之内,一个身着黑衣的年轻男子,凭空而现,惹得众臣一时惊慌。

也是,有其他人在,他们都未曾擦觉,不得惊恐。

“式微,本宫命令你,彻查此案,一个时辰之内,本宫要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慕思年淡淡说道,拿起一旁的茶盏,喝起茶来。

这命令一出,众大臣皆是目瞪口呆,一个时辰,知晓来龙去脉?这…可能吗?

还没等大臣们从惊愕中缓过来,慕思年又轻飘飘地补充:“明天午时之前,务必将刺客捉拿归案,并且,给本宫剿了他们的老巢。”

式微中规中矩地单膝跪在地上,脸上平静无波,“是,属下遵命!”

此时,堂上又是一片哗然!

殿下这是在开玩笑?!

这样的办事效率,真的可能吗?

就连一直端着清冷架子的莫寻,都抬头看了看她,眸中染上了些许惊讶。

式微领命后,在众大臣的错愕中一步步走出大殿。

这时,慕思年幽冷的声音再度响起,“要是连这点能力都没有,那他,可以不用在我这里混了。”

这么一对比,众大臣顿时觉得,大理寺卿着实该打。

现在都已经五天了,还没查出个所以然来,还真是实打实的废物一个。

但转念一想,又担心起自己来。

如果,公主派任务给他们,自己是否能接得住?结果是否能让她满意?

霎时间,整个朝堂在慕思年的威压下,气氛变得无比低迷。

众大臣都默默地在心里祈祷着,千万别在这档口子上,给他们安排什么事儿做,这公主简直比皇上还可怕,要真有个什么问题,只怕是要欲哭无泪了。

就在大家忧虑之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冷冷响起:“各位大臣,没其他事儿要奏?”

!!!什么玩意儿?!

一时间,所有朝臣都恶狠狠地瞪了瞪莫寻。

原本想着,趁皇帝不在,要在公主面前参莫寻一本的左相叶阑骁,默默地将奏折藏起,心想着:此事只得延后了。

毕竟这奏折是他临时粗制滥造般写的,他可不想触这霉头。

见识了慕思年的厉害,无人敢出声,是故,大殿中静得可闻邻人呼吸声。

适时,高坐上的慕思年缓缓开口:“没什么事儿要奏的话,就散去吧。”

见慕思年起身,众大臣连忙恭送。

终于可以松一口气了!

                           

原创文章,作者:落梅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nhuayitang.com/yuedu/51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