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盟主重生现代后美炸了》小说最新章节目录沈阿娇,沈淑澜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武林盟主重生现代后美炸了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紫荆妖月

简介:(重生+互宠+双大佬+虐渣)美艳武林盟主练功走火入魔重生现代,成了村里吃着百家饭长大的放牛娃!某天她赶牛到溪边喝水遇着个重伤的人,看对方根骨不错就捡回去准备培养个徒弟来孝敬她,岂料她捡回的竟是个大佬,从此抱上大腿小日子过得惬意(假的!)是个大佬不错,却是个没有成长起来的大佬,身边杀机不断,还得她来保护(还是假的!)对方居然也是个重生的!两个扮猪吃老虎的人就这么遇上,从此日子过得鸡飞狗跳。

角色:沈阿娇,沈淑澜

武林盟主重生现代后美炸了

《武林盟主重生现代后美炸了》第1章 武林盟主重生现代免费阅读

(第一章会有点长,不是其他文开头就屌炸天的那种,第二章以后才能看出精彩,点开是缘分,感谢相遇~)

……

寒风呼啸而过。

稀松的树林间,枝丫被吹得沙沙作响。

这是一片松树林,并没有因深冬时节而显得萧条,常青一片。只是常青的松树上起了许多冰晶,随着寒风吹过枝丫拍打间,窸窸窣窣的往下掉。

远远看去倒是赏心悦目。

松树林只有很小的一片,这些大大小小的山丘上多是些矮灌木,如今时节很多草木都枯萎了,瞧着很是有几分荒凉。

松树林外,荒凉的山丘上有十几头水牛正在吃草。

有牛在这里放,自然就有放牛人,不然周围田间冬季栽种的农作物怕是早就遭了殃。

距离拉近,其中一头水牛背上躺着个人。

是个女孩。

本是娇小的身量,却因身着厚厚的大红花袄子让她整个人看起来臃肿成一团。头上裹着一方花头巾,鼻子以上都被头巾遮住,看不清样貌。花头巾有些破旧,大红花袄子也是缝缝补补过不知多少回的。

她翘着二郎腿躺在水牛背上,双手交叉收拢在大红花袄子的袖中,嘴里叼着一根草……

这模样,像是睡着了。

“阿娇!牛吃麦子了!牛吃麦子了!”

不远处的溪边有个正在洗衣服的妇人手里拿着一块搓洗衣服的板子站起来扯着嗓子喊。

沈淑澜是被这道尖锐的声音吵醒的。

她醒来只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冰窖之中,冷得她直发抖。

睁开眼……

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

原以为是身处黑暗的冰窖中,转瞬才发觉不对。

她发现自己躺着的东西在缓缓移动,像是躺在小舟之类的物件上,就是这小舟有点硌背。

将手从袖子里伸出来往脸上摸了摸,才知道是被东西遮住了眼睛。

她心神一凛惊坐起来。

蒙眼?绑架?

她是遇到绑匪了?

可是不对啊,以她的武功,能绑架她的人好像没有吧,而且她记得她明明是在家里闭关练功……

“阿娇!牛吃麦子了!你这孩子,怎么放牛的啊!”妇人见她迟迟没反应,又扯着嗓子喊。

有人的声音,有水声有风声还有人在放牛……

这样的话就不可能是被绑架了。

当然也不可能是在她的山庄闭关练功。

抬手扯掉遮住眼睛的东西,眼前骤然一亮,她不适应的眯了眯眼,与此同时,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涌入她脑中。

身为武功天下无双的武林盟主,遇事处变不惊是基本素养。

沈淑澜很淡定的接收记忆,很淡定的弄清楚眼下是个什么情况。

原来她死了,在她十七岁这一年练功走火入魔而死,然后她又活了过来,借尸还魂重获新生,用这个时代的说法,叫做重生。

被她占据身体的女孩十五岁,名叫沈阿娇,是个孤儿,听说是尚在襁褓中就被扔在青山村村口,被沈阿婆收养。

沈阿婆是个死了丈夫无儿无女的七十岁老人,会收养她,是村里每户人家日子都不好过,没有多余的粮食和精力再来养一个无亲无故又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婴儿身上除了必要的衣物就只有一方手绢,手绢上绣着一个“沈”字,沈阿婆觉得和她有缘就捡回去养了。婴儿娇娇弱弱的,沈阿婆就给她取名阿娇。

沈阿娇七岁那年,沈阿婆去世,七岁的沈阿娇又成了孤儿。

村里人日子过得艰难,没有哪家有能力养她,村长无奈,就提议每家出点粮食给沈阿娇,作为回报,沈阿娇给大家放牛。

所以也可以说,沈阿娇是吃百家饭长大的。

七岁就独自生活……

沈淑澜坐起来,看了眼被她扯下来的老旧花头巾,再看一眼她身上破破旧旧的大红花袄子,目光定格在她长了冻疮的双手上……

她的表情出现了那么一瞬间的龟裂。

活了十七年,她从没见过这么土这么破的衣服,她那双手也被她护养得很好,白皙细嫩又修长,哪像现在……

肿得像猪蹄,手背手指上还都是皲裂。嘴唇和脸都干巴巴的,冷风刮过还有点火辣辣的疼,不用想也知道比她这双手好不了多少。

这沈阿娇的日子过得还真是……

惨。

额头有点发烫,肚子……饥肠辘辘。

沈淑澜吐掉嘴里的草,算是弄明白沈阿娇是怎么在这寒风中丧命的了。

大抵是饿加上高烧。

同样是七岁就成了孤儿独自一人生活,沈阿娇的日子过得比她惨太多了,她好歹有几个仆从可以使唤,有偌大一座山庄可以居住,还有无数的银钱可以挥霍,关键是,她天赋卓绝小小年纪就在武学上取得不小的成就,即使什么都没有,她靠街头卖艺或是给人看家护院当打手也能养活自己。

“阿娇,我说你这孩子是睡蒙了吗?牛吃麦子了!”

闻声看过去,溪流边拿着搓衣板的妇人正恨铁不成钢的扯着嗓子朝她大喊。看那架势,沈淑澜觉得如果不是距离够远,妇人怕是早就忍不住将手里的搓衣板朝她扔过来了。

循着记忆中沈阿娇的口吻应了一声:“哦!这就去赶!”

翻身从牛背上下来要去赶那边吃麦子的牛……

沈淑澜武功天下无双,轻功自然也是世间少有,可她万万没想到,不过是从牛背上下来而已,她居然会摔个狗啃泥!

她的绝世武功呢?!

她出神入化的轻功呢?!

沈淑澜趴在冰天雪地的草丛里久久没起身。

她想死回去。

“阿娇!阿娇!你没事吧?有没有摔到哪里?”妇人见她从牛背上摔下来好一会儿都没有动静,慌了,搓衣板一扔就要朝她奔过来,奈何瞧着山对山能清楚的看到对方,实则距离还真不近。

沈淑澜不想耽搁人家的时间,毕竟大冷天的在溪边洗衣服也是个折磨人的活儿。

躺了两分钟的尸,她生无可恋的爬起来朝妇人挥了挥手:“杨家二婶,我没事儿!”

杨家二婶猛地刹住脚,松了口气状似斥道:“你这孩子是第一天放牛吗?还能从牛背上摔下来,出息呢!还不快去赶牛,都吃一大片麦子了!那是刘老三家的麦子,刘老三的媳妇骂人贼厉害,被她晓得了还不得骂死你!”

“我知道了,谢谢杨家二婶。”

偏远山村的人没什么文化,日子过得苦嘴巴也毒,但心肠都不坏,从大家能出粮食养沈阿娇这个被丢弃的孤女就能看出来。

记忆中刘老三的媳妇确实很凶,经常骂人,但……

沈淑澜看了眼她身上这件破旧的大红袄子,这还是五年前过年的时候刘老三的媳妇去镇上给沈阿娇买的。

没花多少钱,但无亲无故能想着过年给沈阿娇买衣服,又能坏到哪里去呢?

过去将牛赶出麦田。

沈淑澜全程面无表情。

真的,她做梦都没想到,她堂堂天下第一山庄沈氏山庄的大小姐,十七岁就打败各路英雄成为武林盟主从此难有敌手的武学天才,有一天会沦落到放牛!

刚才她粗略扫了一眼,她放的牛总共十七头。

十七……

真是个吉利的数字,和她练功走火入魔丢命的年龄一样。

将牛赶出麦田,沈淑澜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

哪怕是处变不惊的她,都觉得此时需要静一静。

钱财没有了不要紧,偌大的山庄没有了不要紧,她少年武林盟主的身份没有了不要紧,她魔鬼的身段和妖娆妩媚的容貌没有了也不要紧,可她苦练十五年的武功就这么没有了!

她淡定不了啊!

身在武林世家,武功是立世之本。

钱财没有了可以再赚,身段和容貌不及从前她可以慢慢养回来,可武功没有了,难道她要再花十五年练回来?

是的,十五年,她两岁开始习武。

十五年啊。

沈阿娇这具身体是十五岁,十五年她都三十了。

关键是,她现在十五岁,早就过了启蒙习武的最佳时机!

这还不是最要紧的,最要紧的是,她刚才看了一下,发现这具身体根本不适合习武!就算不是废柴,和以前武学奇才的她比起来也完全不能看啊!

纵然她有从头来过的心,也没有了支撑她从头来过的资本。

不过沈淑澜也就长吁短叹一会儿就接受了现实。

也不能不接受啊,下大雪了,她得将牛往村里赶,不然她怕是得冻死在这里。

沈阿娇这具身体可还发着高烧呢。

牛回到村里是认道的,各自回自己家去了,沈淑澜不需要一家一家的赶。

青山村很偏远,三十来户人家,除了几家是石瓦房,其他几乎都是茅草屋。

记忆里这是二十一世纪,一个经济飞速发展的时代,像这么落后的地方其实已经很少见。

沈阿娇是个文盲,仅仅七岁那年在村小上过大半年的学,沈阿婆去世后她就辍学帮着村里放牛了,大字不识几个,她知道“二十一世纪”、“经济飞速发展”这些词,还是从村长家那台黑白电视看到的。

全村就村长家有一台黑白电视,还常常搜不到信号,一打开就是一片黑白相间的雪花,得不断去外面转动天线找信号才能播出画面。

回到沈阿婆留给沈阿娇的家……

颤巍巍的茅草屋,仿佛随便来一阵风就能吹倒。

沈淑澜就这么站在门外静默了片刻,才抬起手没什么表情的推开栅栏门走进去。

院子里有一只瘦瘦的母鸡,带着一个崽。

母鸡咯咯咯的叫,小鸡叽叽叽的叫,沈淑澜的肚子咕咕咕的叫,很是应景。

瞥带崽的母鸡一眼,沈淑澜径直往茅屋走去。

院子里总共三间小茅屋,一间主屋一间厨房一间杂物间,沈淑澜推开主屋的竹编门。

门是竹编的,茅屋的墙是黄泥混合着石头砌成,破是破了些,好歹能避风。

沈淑澜是天下第一山庄的大小姐,从小吃的用的都是最好的,但她是江湖人,又是习武之人,习武和外出历练时也是吃过苦的,对眼下的情形倒是没什么适应不来。

天快黑了,走进屋子里自然不会明亮多少,她准备点亮油灯,突然想起这个时代有电。

村里的条件虽差,电却是通了的。

主屋和厨房各有一个电灯。

循着记忆,沈淑澜打开主屋的电灯。

灯光微弱,却比油灯好些。

沈淑澜盯着电灯看了看,突然觉得这个时代好像也挺有意思。

反正在哪儿都是孤儿,差别也不大。再说,她沈淑澜能在从前那个时代混得风生水起,她相信到这个时代同样能。

环视屋中简陋杂乱的布置,沈淑澜往厨房走去。

饿是真的饿,再不吃点东西,她怕是真要死回去了。

家里就两个电灯,没有其他电器,做饭都是用柴火。

生火倒是难不倒沈淑澜,就是做饭……

以往她外出历练在山中过夜都是打野味烧烤,做饭她还真没做过。好在沈阿娇是个能耐的,七岁就学会了做饭。尽管厨艺不见得怎么样,至少做的东西能吃,不至于饿死。

最后,沈淑澜循着记忆中沈阿娇的手法,将家中为数不多的面条找出来煮了一碗。

素面,佐料除了盐,只有她去院子里采了洗干净的一点白菜和葱。

然而即使是这样,照着沈阿娇以前的生活水平,这碗面都还是她伙食很好的时候才能吃上的。

沈淑澜吃完面,饥饿感才稍微消失。她没有急着洗碗,将碗放在灶台上就坐到刚刚生起的火堆旁,一边烤火取暖一边再次为沈阿娇以往悲惨的生活感叹。

是个可怜的姑娘。

这样的日子肯定是不能继续下去,接下来的日子该怎么过,她得好好合计合计。

于是沈淑澜烧了热水简单的洗漱过后,就躺回床上开始思考。

也就躺了一会儿,她就坐了起来,开始盘膝练功。

练功狂魔,一天不练功浑身就不自在。

这副身体确实不是练武奇才,但也算不上废材。

十五岁开始练,起步也晚了点。

这样一来,想要达到她曾经的高度估计不太可能,但成为一般高手,她觉得还是能做到的。

沈阿娇十五年都没出过青山村,见识有限,她对这个时代并不了解,不清楚一般高手在这个时代是不是烂大街,但最起码比现在手无缚鸡之力要强太多。

只要一想到今天从牛背上下来都能摔,她的脸就忍不住发烫。

太丢人了。

一晚练功下来,武功当然不见什么成效,但她比昨天精神了不少,看起来一点儿也不像个一夜没睡的人。

吃完早餐,又是放牛的一天。

短时间内她还不打算离开这里。

这里虽然偏远,环境却不错,主要是安静没人打扰,她决定等武功有点突破后才做新的打算。

这一天放牛下来,她也差不多摸透了青山村的地形。

至于青山村都有哪些人,她也在这一天根据沈阿娇的记忆慢慢梳理清楚了。

下午又下了大雪,沈淑澜赶牛回去比较早,就将破屋子修整打扫了一遍,看着舒服了许多。

沈阿娇并不懒,屋子收拾得还算干净,只是照着沈淑澜的标准还不够而已。

打扫下来,她才勉强满意。

一夜过去,天亮吃完早餐,又是穿着她那件大红花袄子裹着花头巾赶牛出去的一天。

没办法,沈阿娇就两件厚袄子,有一件前几天洗了还没干,沈淑澜本想不裹这么土的花头巾,奈何这具身体太弱,就算她照着武功心法练了两天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见效,根本受不住冷。

又是土里土气的出门放牛。

山上积雪太厚,她没将牛赶到山上,只是赶到溪边喝水,再溜溜就可以回去了。

牛在溪边喝水,沈淑澜摘掉头巾在溪边照了照。

重生到现在考虑的事情太多,她都没什么心思好好看看这张脸长什么样。

这一看,巴掌大的小脸和她想象的差不多,红彤彤的,脸上还有不少皲裂,嘴唇干裂,头发枯黄……

整就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

好在骨架不错,等养好应该也是个清秀小美人,尽管比曾经美艳的她还是差太多……

想起曾经的自己,沈淑澜又不免感叹。

犹记得她十五岁第一次离开山庄外出闯荡,别人都以为她是魔教妖女。

想必她也是有史以来第一个长得最像魔教妖女年纪也最小的武林盟主了。

谁叫她天生有一颗侠义心肠呢。

她平生最喜欢的就是见义勇为行侠仗义。

正想着,突然看到前面的溪流好像从上游飘下来个什么东西,沈淑澜定睛一看……

哦,好像是个人。

不知道是生是死。

沈淑澜看一眼,很是淡定的收回视线,准备赶牛回去。

见义勇为行侠仗义?

不存在的。

一看那人身上的衣服就不是村里人能穿得起的布料,突然出现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还生死不明,谁知道她多管闲事会不会惹上麻烦。

奈何溪流太过湍急,等沈淑澜将十几头牛都从溪边赶到一起的时候,那人已经被冲到溪边上。

好巧不巧的,恰冲到沈淑澜要赶牛回村的必经之地。

这下,不管都不成了。

如果不管,她赶着的十几头牛得从那人身上踩过去,到时候不论人是不是牛踩死的,她都脱不开干系。

沈淑澜只能快步过去,走在十几头牛前面去查看。

是个男的,年纪看着不算大,估计也就比她这具身体大个两三岁。

不过他被溪流冲过来的时候是趴着的,看不清脸。

沈淑澜抬脚轻轻一挑,人翻转了过来。

看清他的长相,沈淑澜都愣了愣。

双眼紧闭,因着大冬天的泡在冷水里,本来没什么血色的脸显得更加苍白,但这并不影响他的颜值。

怎么说呢。

沈淑澜只能说,她闯荡江湖这些年见过那么多青年才俊,还没有谁长得有他好看的。

——

新文来了,请大家多多关照~

——

作者有话说:

取了个中二笔名【紫荆妖月】的作者有话要说(✪▽✪):通常没有特殊情况,更新会在早上6:00,如有更改,会在题外话通知。更多的剧情和设定就不在这里透露了,如果这篇文是你喜欢的类型,或者你读起来感觉还不错,记得点收藏哦,说不定后面会有惊喜~么么~相逢即缘,你点开这篇文就说明我们有缘,文不合你心意,你关闭不收藏,说明我们的缘分还不够;你点开了收藏了,说明我们的缘分比较深。来去随缘,我写文用心,你看文开心,不开心不强留,评分记得手下留情就行(哈哈哈哈哈,你没有猜错,这里就是在求你的五星好评ღ˘⌣˘ღ)那么,明天见咯~

                           

原创文章,作者:紫荆妖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nhuayitang.com/yuedu/51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