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山岳,陈青鸾小说《麻衣阴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麻衣阴婿

小说:玄幻

作者:说多少次

简介:我叫秦风,自幼九阴成刹,天地不容。十八岁那年,爷爷起挂七七四十九天后,将我送入陈家入婿,三天前,一口红棺材突然出现,鬼王来临,强我妻……

角色:陈山岳,陈青鸾

麻衣阴婿

《麻衣阴婿》免费阅读

我叫秦风,从小跟随爷爷学习风水秘术。

十八岁那年,爷爷起挂七七四十九天后,将我送入陈家入赘。

那天,爷爷告诉我,我九阴成刹,天地不容,陈家有女,命格不凡,让我入赘陈家三年方可保我平安。

但当我来到陈家时,才发现一切不是我想的那个样子,我在陈家的地位连一个下人都不如。

“秦风,三天后就是中元节了,让你买的纸钱都卖好了吗?”

“还有后院祠堂,该布置的地方都没有问题了吧?”

“弄完再去酒店里,买些上供的东西,中元节可不能马虎!”

“忙不过来!”我眼神冷漠道:“何况,这些不是你们这些下人该做的事情吗?”

“下人?你个上门女婿也敢称呼我们下人,在陈家真正的下人只有你一个!”

“小子,你还真是活在梦里,以为嫁进陈家就可以高枕无忧了,谁看的上你啊!”

“谁让人家命好,嫁给了大小姐呢,这软饭谁不想吃啊。”

这个“嫁”字刺痛着我的自尊,曾几何时,我也想过离开,但看到爷爷的绝笔亲书,我将所有的委屈又咽到了肚子里。

更多的也是为了我的妻子,陈家里唯一一个不会看轻我,不会欺负我的人。

她叫陈青鸾,名字很好听,长的很漂亮,每次想到她跟在我身后嚷嚷着要抓鬼,我总能泛起笑容。

“出事了!”

突然,有人传出一声慌张的声音,众多人开始往大门口汇聚。

我也感觉到一道极其凝重的阴气,往门口望去,四个下人面目呆滞的往院子走来,肩上还扛着一口诡异的红棺。

这是?

从小跟随爷爷熟读风水知识,让我一眼就认出了红色棺材的来历。

喜棺上门,鬼王娶妻!

我异常气恼,陈家只有一个女儿,就是我的妻子陈青鸾,鬼王竟然敢将心思打到我头上!

我跟随着抬棺的四人一直来到陈家的议事大厅。

大厅里早就坐满了人,陈青鸾也在这里,只不过她的脸上挂满了焦虑。

棺材放在大厅中央,周围的温度骤减,让人冷不住打了个寒颤。

“青松大师!”陈家家主陈山岳看向了身旁坐着的一位风水师。

“纸钱,贡品,魄罗菊,快去准备!”

“秦风!”陈山岳在大厅里一眼扫到了我,冷声道:“没听到青松子大师说什么吗,快去!”

一众下人冷笑的看着我,脸上挂满了讥讽。

“他那是什么表情,难道真的拿自己当女婿了?”

“就是一废物,当个下人都没有资格,跑跑腿还得让家主亲自喊,没有一点眼力见!”

“现在就连上门女婿的资格都没有了,我刚可听那大师说了,这棺材是鬼王娶亲用的,要娶大小姐的!”

我在议论声中离开,心中一阵冷笑。

青松子就是一本命境中阶的风水师,鬼王至少是知命境,怎么可能会被他吓退。

不过对方也是知道这点,看这手段是准备讨好,我将准备的东西拿到大厅里,还没有放下,陈山岳冲着我就是一阵呵斥。

“废物,拿个东西磨磨唧唧的,耽误了青松子大师的施法,你负的了责吗?”

“魄罗菊很难买,只有十几朵!”我将东西放在地上,淡淡说道。

这些年,我早就摸清了陈家人的德行,陈山岳看不上我,碍于爷爷的面子不敢悔婚,下人看不上我,嫉妒我能娶到陈青鸾。

我忍受着,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爷爷说过,只要三年,我便可以遨游九天,蟒雀吞龙。

青松子盘坐在地上不断的画着符咒,周围的数名风水师在护着法,陈青鸾看着我,似乎是将最后的希望寄托于我。

我冲她笑了笑,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眼神。

“摆阵!”

青松子沉喝一声,手握桃木剑挑着一张符咒在空中用剑尖画着圈。

“砰!”

符咒着火,他的动作也是越来越快,直到符咒变成灰烬,众多风水师整齐划一的开始的布阵。

贡品摆满了整个大厅,纸钱随意的洒在地上,三根蜡烛摆在棺材前,青松子先是冲着棺材磕了一个头,然后恭敬开口道。

“鬼王大人,小辈青松子,今日无意打扰,只是陈家小女已嫁为人妻,还请高抬贵手,今后陈家将日夜不断供奉您十年还恩!”

“哗啦!”

一阵阴风袭来,房间里乱做一团,那些纸钱全部被风卷了起来,贡品打翻在地,三根蜡烛冒着青烟,早就已经灭了。

“对不起,打扰了。”

青松子吓了一跳,连磕了三个头,才心有余悸的宣布:“陈家,准备布置婚礼现场!”

众人面面相觑,连青松子大师都没有办法,陈家危已。

“我不同意!”

议事大厅里,我对视着陈山岳和一众风水大家没有丝毫的退让。

这不仅仅是我的妻子,还关乎着爷爷的嘱咐,一介邪祟岂能沾染。

“你不同意?连我都没有办法解决鬼王大人,你算是什么东西!”

青松子毫不留情的呵斥着我。

“别说鬼王,就是鬼帝来了也不行!”我脸色阴沉,冷喝一声道。

我的话引起一阵哄堂大笑,众多风水师也讥讽了起来。

“哈哈哈,陈家主,这就是你陈家的好女婿?”

“早就听闻陈家招一废物女婿,今日看来,并不是如此,连鬼帝都不放在眼里,这件事你这好女婿应该随手就能解决。”

“当然!”我回答道。

鬼王娶亲说明正要踏入知命境,要找一女子做鼎炉,而我早在爷爷的的培养下踏入了知命境。

一介鬼王,我的确有不放在眼里的资格。

“够了,你这个废物!”陈山岳怒喝一声,气的浑身发颤。

“我能解决!”我盯着他一字一句道。

“青松子大师,难道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陈山岳没有再理会我,急忙走到了青松子面前。

“你这女婿不是连鬼帝都不放在眼里吗,还来问我做什么?”青松子的脸色有些不好看,明显是在记恨我之前的狂妄。

“秦风,还不快道歉!”陈山岳冷着脸对我呵斥道。

既然我入赘陈家,但始终都是继承了爷爷的衣钵,风水师也有着自己的骄傲,要让我道歉,根本不可能!

何况,这种半吊子还没有资格让我道歉。

“青鸾,我们走!”我拉着陈青鸾的手,就要离开大厅。

她红着眼眶,死死的握着我的手,看起来害怕极了。

就在这时,异变陡生,之前抬棺的四人,面目狰狞的拦住了我们俩的去路。

完了!

众多风水师心中不约而同的升起同一个想法。

                           

原创文章,作者:说多少次,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cnhuayitang.com/yuedu/9418.html